位置: 首页 >

抗日英雄白温都格尔

发布日期:2017-09-14 信息来源: 扎兰屯政府网 作者:jiuxuan 审核人:政府办公室 阅读量:7048

    鄂温克族抗日英雄白温都格尔于1885年出生在济沁河流域一个游猎的鄂温克族家庭。1942年冬英勇就义前系扎兰屯市萨马街鄂温克民族部落首领。
    白温都格尔在狩猎生涯中练就了一身好枪法,为人处事光明磊落,因此在部落中享有崇高的威望,二十几岁时就被本氏族部落的族人们推选为首领,并且被大家赞誉为“神枪手“和‘艾莫日根’{好猎手}。1931年“九一八”事变前,白温都格尔被征入原东北军马占山部队,由于骁勇善战,机智灵敏,枪技超群,不久就被任命为马占山旅21营营长。他所统帅的士兵多数是鄂温克、鄂伦春、达斡尔等少数民族子弟,在他的影响和教育下全营官兵团结一心并且都具有强烈的爱国意识。1931年9月18日日本侵略军侵占东北后,白温都格尔曾多次请战御敌,但因当时国民党政府采取不抵抗主义和“攘外必先安内”政策,使他们无法正面打击日寇,但他利用官兵和、地形熟,全营官兵面对敌寇入侵而义愤填膺的有利条件,率部多次偷袭日军,在一次战斗中他还亲手击毙过一名日军中队长。
    1931年11月,马占山在黑龙江举旗抗战。白温都格尔所统帅的部队作为守军参加了著名的“江桥抗战”。在这次战役中,白温都格尔被任命为守卫嫩江桥指挥官。11月4日,由日本关东军第二师主力一部组成的“嫩江支队”在其部队7架飞机、4辆铁甲车及数门火炮的掩护下向嫩江桥和大兴火车站发起了疯狂的进攻。刚刚就任黑龙江省代主席兼军事总指挥的原东北军旅长马占山亲临前线指挥了这次著名的江桥战役。战斗打响后,日军发起了多次的疯狂进攻都被英勇顽强的中国守军连连击退,使日军死伤惨重,日军的第16步兵团几乎被全歼。在日军强大装备的攻势下,白温都格尔率领的中国守军伤亡也很大,但是他们仍然进行英勇拼杀,前赴后继,充分表现了中国军队英勇顽强和誓死保卫我国家领土的大无畏精神,给日军以重创。为保存实力,马占山于11月6日晚下达命令将主力部队撤至三间房车站一带继续阻击日寇。江桥阻击战后,张学良来电嘉奖马占山和其领导的中国守军部队,并同时任命马占山为东北边防军驻黑龙江省副司令,所有驻黑龙江省军队均归马占山指挥。马占山接令后十分高兴,随即提升江桥作战指挥官白温都格尔为中国守军作战团团长。11月12日,日军又调集7000余兵力在飞机和火炮掩护下猛攻中国守军阵地。我中国守军各部官兵英勇还击,此时敌我双方伤亡均很惨重。16日,日本援军到达后,又向我守军主力阵地发起了更大规模的攻击,双方激战至18日天明,我守军终因寡不敌众而使嫩江桥失守。在部队损失惨重、弾尽粮绝的情况下,马占山主席决定放弃全线阵地,于当晚率部队退到了齐齐哈尔。由于齐齐哈尔沦陷,19日,马占山又率全军余部两万人退到了黑龙江省海伦县。
    江桥抗战,虽然终因寡不敌众而失败,但打响了中国军队武装抗日的第一枪却使日本侵略者遭到了入侵我国东北以来空前的一次沉重创击,使其兵力锐减,同时表现了中国军队与日本侵略者浴血奋战、英勇顽强、不屈不挠的战斗意志和为保卫国家神圣的领土而献身的革命精神。
    部队退到海伦县后进行整编。白温都格尔对江桥失守深感痛心,同时更为国民党政府以往对日寇入侵我国领土所采取的消极抵抗态度以及由于中国军队装备不足而导致江桥战役失败而愤懑。白温都格尔此时也已经十分清楚的看透了国民党的消极与软弱无能,因而失望至极。他决心弃官不做,回乡重操猎业。主意拿定后,他便以年事已高、体力不支为由向上级提出了卸甲归乡的申请,待上级批准后,白温都格尔打点好行装回到了阔别近十年的故乡——济沁河流域的深山老林中同亲人们一起在深山里又开始了愉快的狩猎生涯。
    虽然回到了故乡亲人们的身边,可是日寇的铁蹄还在中国的土地上践踏,善良的数万万同胞仍在被强盗烧杀抢掠,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中国军人怎能袖手旁观,又怎能躲在深山老林里自享清净呢?一年后,白温都格尔又重新召集了一些曾在自己手下从江桥战役失败后解散回乡的士兵近百人成立了抗日义勇军,并以喜扎嘎尔旗(索伦)、扎兰屯为中心,以组织群众剿匪抗日为己任,重新开展了部队化整为零的山林战、游击战。 1932至1933年,济沁河流域一带土匪蜂起,有一伙叫“山寨王”的悍匪在索伦、李三店等地凶残的抢劫财物,屠杀无辜,扰的乡民生活不得安宁。经侦查,了解到这股土匪经常活动的路线,趁匪徒不备之机,在一个夜间,白温都格尔亲率20多人马突然扑向匪巢,枪击刀劈,共击毙匪徒11人,活捉8人,并将死者的枭首抬着游街示众,从此,这一带的土匪销声匿迹了。
    1935年8月1日,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成立,赵尚志为军长。当时,在马占山部参加抗战的还有丛世和等人,于1937年初,通过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联络员赵玉珠介绍,丛世和毅然投军赵尚志部下,因他有智谋,作战勇敢,深得赵军长的赏识。不久,他便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还被任为东北抗联第三路军三团一营营长。根据第三路军领导指示,为保障前线对敌斗争需要,在丛世和的直接领导下,秘密建立了一条专门为东北抗联第三路军输送战事所需物资的红色通道,从而为东北抗联部队在极其艰难困苦的条件下,坚持开展抗日斗争、打击日寇做出了贡献。江桥抗战失败后卸甲归乡的白温都格尔一面同部落的族人们一起打猎维持生计,一面却一直坚持反满抗日、寻找抗日救国的道路。1937年8月,在五岔沟修筑工事时,他认识了东北抗联第三路军第三支队明水小分队队长王长生,并接触到丛世和,根据第三支队队长王明贵和丛世和的要求,白温都格尔利用在索伦旧部的关系和影响,成立索伦抗日救国会,秘密组建了抗日武装。王长生、白温都格尔还欣然接受了三支队领导下达的组织力量在兴安东省着手秘密开辟东北抗联第三路军军用物资供应运输线的任务。
    1936至1938年,随着东北抗联组织的发展壮大,日伪驻军陆续向喜扎嘎尔旗(索伦)、扎兰屯派遣兵力,加强了对该地区的警戒和巡逻,给抗联战士的生存带来了许多不利条件。在这种情况下,白温都格尔也率部改变了对敌斗争策略:白天,他们秘密潜入山林,夜间出来袭扰敌人、与敌人“捉迷藏”,想方设法来歼灭敌人。1937年秋季,喜扎嘎尔旗及扎兰屯一带遭受了严重的洪涝灾害。一天,蘑菇气屯来了两个日伪军,在挨家挨户的逼催军粮。白温都格尔带人把他俩撵走了,并叫这里的十几户人家赶快打麦搬家。没过几天,上次那两个家伙果真带着七、八名日伪军又到蘑菇气屯进行报复,他们见人就抓、见粮就抢,还把住户所有的柴禾垛给点着了。白温都格尔得知这一情况后十分气愤,立即带人在半路打伏击,将这帮烧杀抢掠的日伪军打散,并抓住一个带路的日本兵割掉了他的耳朵。待日军大部队赶来时,白温都格尔等人早已潜入山林无影无踪了。1937年冬,日伪军决定开始发动强大攻势和“讨伐”。抗日游击区范围更加缩小,抗联部队的给养、药品和武器供应发生了严重困难。东北抗日游击战争进入更加艰难阶段。1938年10月,王明贵率东北抗日联军第三支队进入兴安东省扎兰屯、索伦一带,为避开日伪军围剿,进入了大兴安岭林区。先后在勿布林、桃和木、满族屯、大石寨、好仁、宝力根花、胡尔乐、巴彦乌兰、新林、蘑菇气、罕达罕、努文木仁等一带与敌人周旋。丛世和部作为第三支队的先遣侦察队,他充分利用人熟地熟情况熟的优势,由他带领几名精干侦查人员,装扮成农民的样子,神出鬼没的深入到兴安东省所在地扎兰屯、喜扎嘎尔旗所在地索伦,很快摸清了驻扎在这一地区的日伪军的编制、武器、工事、住所及活动情况。这样,就使第三支队巧妙地避开了敌人的围剿,保存了骨干力量,实现了安全转移。
    1939年春,经东北抗联第三路军第一师连指导员麻国柏推荐,白温都格尔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组织,在中共西北特支的直接领导下,把原来的“独立营”改编为抗日救国军分队,由白温都格尔任总指挥,麻国柏为指导员,白安太任联络员。在原“独立营”70多人的基础上,很快发展到170多人.。他们袭击伪警所,与日伪讨伐队在山林里周旋,有效地牵制了敌人。从此,嫩西蒙东地区的阿尔山、索伦、李三店、蘑菇气一带又树起了一面抗日武装旗帜。小分队灵活机动,时聚时散,时隐时现地打击欺负老百姓的日伪势力,老百姓管他们叫草原“神兵”。队员田大个家住景兴六九山,因无力交出荷粮而被警察逼得走投无路,便约十几个贫困农民青年参加了白温都格尔的抗联小分队。他们反映那里的警察欺人太甚,于是,小分队就趁机拔掉了六九山伪警察所,还消灭了三个日本宪兵。
    1940年初,驻守在喜扎嘎尔旗(索伦)、扎兰屯的日军为稳定局面,组织讨伐队、警防队、特搜班等形式,采取“篦梳”战术对抗联组织和人员进行围剿,小分队则躲进山水回环、密林层层的大兴安岭里与之周旋。一天,日本讨伐队大队人马进入森林,白温都格尔仅带四、五个人,用浓烟吸引敌人,把戴着白手套挥舞军刀督战的指挥军官日本少尉佐腾川一当场击毙。日伪讨伐队得知后进行疯狂搜索,然而,他们只见到了一堆炭火、几缕青烟。一次,白温都格尔带十几名队员在林里穿行,不期与一百多人的日伪讨伐队相遇,众寡悬殊,他们迅速隐蔽起来。当敌人的大部队离开以后,白温都格尔他们用绳子勒死了一个掉队的鬼子兵,并留下一张字条扔在鬼子兵的尸体上,字条上写道:“东洋鬼子黑衣狗,别把威风处处抖。枪声响,如炒豆,把你脑袋穿个透。穿个透,大开花,扔到河里喂王八••••••”。当敌人发现尸体和字条时,鬼子军官气得哇哇大叫。日伪兵们虽然当时并没有听见炒豆般的枪声,但他们听见森林里每一种声响都会胆战心惊,看见每一处草丛都觉得毛骨悚然,觉得每一棵大树后面都藏有小分队员的枪口。日伪讨伐队到处搜山也没有抓到一个抗联战士,结果弄得人人草木皆兵、筋疲力尽,并惶惶不可终日。为了继续扩大抗日武装力量以便更有力地消灭敌人,白温都格尔依然秘密地活动在以蘑菇气为中心的济沁河流域组织群众参加抗日活动,为抗联部队递送情报、送给养和武器弹药等。他和战友及同胞们巧妙地利用熟悉的山势地形来打击日寇,几乎是每战必胜,因此,当地的老百姓又给他起了一个响亮的汉族名字:白永胜,寓意为常胜将军。
    白温都格尔英勇杀敌的行为,很快在嫩西抗日游击区被广大群众传为佳话,同时也得到了党组织的赏识。受中共西北特支的委派,决定让白温都格尔组建东北抗联嫩西内蒙古骑兵支队,为东北抗联提供物资。有关武器装备和联络电台,由苏联在齐齐哈尔的红色交通站帮助提供。1940年,在白温都格尔等同志们的精心组织和筹备下,一切准备就绪,组建起了东北抗联的第一支骑兵部队,成为嫩西游击区英勇抗日的尖兵。此后,西北特支组建的抗日救国会也迅速发展起来,其骨干在麒麟屯有:田孝春、田孝思、金友、黄庆友、杨志家、杨志国、孙学庆、田贵发、阚思学等人;在李三店有金绪东、高忠元、白安太、刘耀武、孙志远、邢永军等人;在蘑菇气有:范义增、齐克强、杨云田、王永平、白福寿等人。
    1941年冬季的一天,我东北抗联第三路军师长王明贵部队第三支队在济沁河中游的炮台砬子顶上与日军的一支教导队遭遇,由于双方都不很熟悉地形而相互僵持了许久,谁也不想后退一步。为了消灭这股敌人,三支队队长一面派人绕路去请求抗日救国军支援,一面设法拖延时间。由于隔着一道山梁,日军看不见抗联小分队的兵力虚实,因此也不敢轻举妄动。就在这剑拔弩张的关键时刻,白温都格尔率领的骑兵部队及时赶到,利用有利地形将这股敌人收拾得人仰马翻。就在炮台砬子顶上,白温都格尔还亲手击毙了日军教导官。余下的教导队的残兵败将们抬着他们教导官的尸体从小道途径库堤河狼狈地返回了扎兰屯日本宪兵队。
    1942年春天,武装抗日的烽火烧遍了中国的东北、华北大地,也燃遍了雅鲁河、济沁河流域的山山水水。这时的日寇像热锅上的蚂蚁惶惶不可终日,更像被鄂温克猎人打伤的公野猪一样凶残。在遭到抗联部队和抗日救国军一次次伏击后,他们狂叫着要查清济沁河流域地下抗日武装力量和白温都格尔等鄂温克头人的下落。他们指派日本宪兵队与伪满兴安东省警务厅联系,同时指派日本特务对济沁河流域一带进行暗中查访。为了白温都格尔等几名抗日救国军主要负责人的安全,也为了保存地方抗日武装力量,在中共西北特别支部的指示下,白温都格尔奉命避开日伪特务的监视,他决定到扎赉特旗的阿尔本格勒(十家户)一带小住一段。临行前,他秘密召集另外几名救国军负责人聚会,瞩咐他们保持鄂温克人抗俄的光荣传统和英勇无畏的民族精神随时准备抗击日本侵略者。他到阿尔本格勒两个月后,秋季的一天,有人捎口信儿来说近日东北抗联第三支队要来接应白温都格尔进山,让他们做好准备。第二天,白温都格尔等六人被捕,落入了日本侵略者的魔掌。原来,准备接应白温都格尔进山的王明贵部队在前来接应的路上突然遭到日伪军大股部队的阻击而落空。这显然说明有人泄露了机密。就在白温都格尔等人被捕的同时,以白温都格尔为代表的地下抗日武装组织也被伪满兴安东省警务厅特务科派出的特务通过萨马街当地的伪满警察一个满族败类告密而被迫解散。
    白温都格尔等人落入敌人的魔窟后,日寇为了利用这位山里通为他们侵略中国服务,先是对白温都格尔进行软禁劝降,每天好酒好菜的招待,并且以高官厚禄为诱饵,妄图打动白温都格尔的心,可是小鬼子万万没有想到这位鄂温克族的头人根本不吃他们那一套,他们足足用了两个多月时间,白温都格尔老人根本不理他们的茬儿。敌人看到,对这位鄂温克人的首领,来软的不行就开始动硬的,他们动用了日本法西斯的各种酷刑企图让老人低头。白温都格尔不愧是鄂温克民族的优秀子孙,他坚贞不屈的英雄气概吓坏了日寇和汉奸们。无论敌人采取何种惨无人道的酷刑,只要老人醒来就慷慨陈词地怒斥日寇。老人坚贞不屈、大义凛然的大无畏精神使丧心病狂的日本法西斯更加恼羞成怒,就在1942年冬末的一天夜里对白温都格尔老人用了极刑(全身通电)后拖回了牢里。旁边隔着一道木板墙的一位难友像往常一样轻声呼唤他,可此时的白温都格尔老人已经被敌人折磨的只能呼噜呼噜的喘息而说不出话来,直到次日黎明前夕,敌人踢开牢门将奄奄一息的白温都格尔拖了出去,放出十几条狼狗将老人活活咬死在日本宪兵队。
    白温都格尔,这位鄂温克民族的优秀儿子,嫩西抗日游击区的抗日英雄,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为了维护中国人民的尊严和保卫国家的神圣领土,为了祖国的民族解放事业,在中国抗日战争即将取得胜利的前夕献出了自己最宝贵的生命。时年老人已经57岁。如今,老英雄的尸骨虽然早已无处可循,但是白温都格尔老人面对入侵的敌寇不屈不挠、对祖国和人民无比热爱的精神却深深地植根在济沁河和雅鲁河流域广大鄂温克以及其他各民族人民的心中。愿青山常在,伟大的抗日民族英雄永垂不朽!